當前位置:首頁 > 履行職責 > 參政議政 > 社情民意
關于完善互聯網金融法律監管體系的建議

  致公黨青島市委參政議政委員會委員、山東眾成清泰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林揚反映:

  互聯網金融是基于互聯網實現資源配置與優化的金融創新。2015年11月,互聯網金融首次納入五年規劃,上升為國家重點戰略層面,成為革新市場資金融通方式、引爆互聯網領域新經濟增長點的重要一環。

  互聯網金融兼具普惠金融與跨業經營之雙重特性,使其在現有金融監管體制下極易出現監管真空或監管重疊,加之缺乏統一監管機構和具體監管規則,使得我國互聯網金融風險不斷積聚,改善和加強監管已是當務之急。我國現行金融法主要定位于傳統金融而未囊括互聯網金融,因此,互聯網金融急需高位階的法律來規制,建立起包括市場競爭監管規則、市場誠信監管規則、審慎監管規則、穩定性監管規則在內的完備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

  一、目前我國互聯網金融的發展現狀

  1、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臺。2014年中國第三方互聯網支付交易規模突破8萬億元,同比增長50.3%。雖然互聯網支付在我國出現的時間較早,發展比較成熟,但仍缺乏有效的風險隔離機制與客戶權益保障機制,客戶資金滅失的風險依然存在。

  2、以陸金所、人人貸為代表的P2P網絡借貸平臺。據網貸之家月報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1月底,我國正常運營的P2P平臺達2612家,環比上漲3.65%,全行業歷史累計成交量已破萬億大關,達到12314.73億元。P2P行業存在監管空白,長期的自律管理狀態導致不良P2P平臺的詐騙和跑路事件多次上演。

  3、以眾籌網、淘寶眾籌為代表的互聯網眾籌融資。根據《中國互聯網眾籌2014年度報告》顯示,2014年國內眾籌平臺總數已達116家,新增平臺78家,平臺數量增長率超過200%,募資總額累計9億多元。雖然還面臨著包括運營合法性與投資者利益保護在內的各種問題,但在龐大的市場資金需求面前,互聯網眾籌正在成為中小企業的重要融資方式。

  4、以余額寶為代表的互聯網基金銷售和互聯網理財平臺。根據天弘基金2015年第一季報,余額寶規模已達7117.24億元,成為全球第二大貨幣基金和第十大共同基金。在余額寶的帶動下,保險、信托等其他理財方式也開始試水互聯網。但目前互聯網理財平臺更多以簡單直接的回報率作為準繩吸引用戶,弱化了操作流程中外部程序管控與風險提示,甚至通過違規方式誘導促銷,擾亂了市場秩序,引發無序競爭。

  二、我國互聯網金融監管存在問題

  1、缺乏針對性、系統化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制。根據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現階段我國互聯網金融的監管仍延續傳統金融的分業經營、分業監管的監管體制。但互聯網平臺的交互性、開放性、資源共享性等特性使其有著獨特的風險,不同類型的互聯網金融其風險點也各不相同,指導意見雖然解決了各類型互聯網金融該由誰監管的問題,但具體該如何監管,面對互聯網金融的跨業經營各部門間該如何配合,如何建立風險隔離機制去防止風險的傳染性與擴大化,眾多問題仍未被解決,系統性、專門性、專業化的監管體制仍未建立。

  2、缺乏效力統一明確具體的監管規則。從我國現行的法律規范體系來看,專門針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規則僅限于部門規章范疇,而效力較高的法律、行政法規層面則完全空白。一方面,現有金融法律規范規制的是傳統金融業態,鮮有涉及互聯網金融的,互聯網金融發展亟需的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社會征信體系構建、信息網絡安全維護、金融隱私權保護等基礎性法律規范尚待制訂或完善。另一方面,已有的部分互聯網金融監管規則,多為宣示性條款,僅僅只進行了原則性的規定。

  3、監管執法力度不夠。在監管執行方面,由于目前互聯網金融監管機構不統一,監管權責不一致,使得已有監管政策的貫徹執行大打折扣。此外,在執法定位方面,現有的監管執法重刑事制裁、行政處罰,輕民事制裁,但只有民事制裁才同時兼具補償受害人損失和懲戒行為人的作用。監管執法的這種定位偏差,使得互聯網金融違法成本極低,各種違法、違規行為層出不窮。

  三、制定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的建議

  (一)制訂《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新修訂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條將“消費者”定義為“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實際上將為投資需要購買金融商品或接受金融服務的金融消費者排除在了保護范圍之外,使得金融消費者難以得到該法的全面保護。同時,金融消費的特殊性,也決定了其不可能與普通消費者適用同樣的保護規則。因此,有必要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外,另行制訂《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包括互聯網金融消費者在內的所有金融消費者利益。

  (二)細化監管規則

  1、信息充分披露。在制定互聯網金融監管規則時,應強制要求互聯網金融機構在銷售金融產品時,將金融產品的內容及所涉風險,忠實、詳盡地告知消費者。互聯網金融機構只有盡到了充分的信息披露和風險揭示義務,要求投資者就其投資損失自負其責才公平合理。

  2、金融隱私權、個人信息權的保護。互聯網金融機構可通過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輕易獲取金融消費者的個人信息,包括消費者的資產狀況、信用等級、投資偏好、個人身份信息等等。在制定互聯網金融監管規則時,應更側重于互聯網金融機構的保密義務,未經金融消費者許可,不得擅自使用其個人信息,并需對因此導致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

  3、廣告、業務招攬禁止不當勸誘。制定互聯網監管規則時,應明確互聯網金融機構在從事廣告或招攬業務時,禁止不正當勸誘,不得承諾投資回報率或者收益率,不得暗示其與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有關聯,不得使用深奧晦澀的語句誤導金融消費者。

  (三)建立統一監管機構

  建議在“一行三會”的分業監管體制下,進一步做實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相關管理部門切實做好監管溝通和協調;就長遠而言,應建立類似金融監管委員會這種統一的金融監管機構,制訂統一的金融監管法規,協調監管政策和監管標準,統一調動監管資源,對我國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進行統一監管,對互聯網金融涉及行業交叉的部分,則由金融監管委員會制定統一的監管規則或決定牽頭機構,進行統一的功能性監管。

本網站由北京凱行同創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中國致公黨版權所有京ICP備10012841號
湖北11选5号码查询